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战台烽的博客

爆料八卦 娱乐文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黎明之眼》歪曲历史者待遭天谴  

2014-09-18 20:40:08|  分类: 影音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天是“九·一八”,众所周知,1931年的“九一八事变”,是由日本蓄意制造并发动的侵华战争,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开端,这是一个国耻日,需要我们永久铭记。但是,在这个全民族国耻日里,更让人感到耻辱的是,全国的影厅,几乎找不到与日军侵华或者抗日战争相关的影片上映,尽管社会各界都在举办多种纪念活动,尽管多个城市都拉响了防空警报告诉人们要居安思危,勿忘国耻。同时,一部反映侵华日军强掳“慰安妇”黑幕的影片《黎明之眼》本是今日公映,但惨不忍睹的排片,令人愤怒不已,似乎,那场血债累累,平民被杀数千万的侵略战争,已然和我们没有任何干系一样,但历史的血色,明明还不曾淡去!

《黎明之眼》歪曲历史者待遭天谴 - 战台烽 - 战台烽的博客

 

特别感谢《黎明之眼》的导演吕小龙,拍了这部血性之作。没错,他就是当年凭借《龙拳精武指》、《长城大决战》等动作电影为国内影迷熟知的功夫明星吕小龙,他也是所有是所有“小龙”中最接近李小龙宗师的演员,但吕小龙先生在1995年制作完成电影《地狱究竟有几层》后便淡出,据传投身生意场,在影坛销声匿迹近20年后,终于带着《黎明之眼》出现在公众面前,无论是导演,还是影片,都令人激动,而本片主演郑佩佩、曾江等等,同样算得上是影坛的戏骨级大咖,联合原子鏸、原和针、黎一萱、孙中艺等,共同奉献出这部诚意十足、令人愤慨、催人泪下的《黎明之眼》。

《黎明之眼》的故事并不复杂,它通过一名当年日军的战地记者秋山和美的眼睛,来全面揭露阵地“慰安所”的暗无天日,以及“慰安妇”们悲惨的命运。而“慰安妇”所涉及的强征范围,不仅仅包括中国、朝鲜、越南等被侵略国,甚至还有日本本国的女性,同样被送往了战场,成为禽兽士兵的“性奴”。和美就是其中之一, 虽然前期不明真相的她,发表了很多美化日军侵略的文章,并成为新闻界明星,但后来随着采访的深入,无意中发现了“慰安所”的罪恶勾当,并亲身潜入,如实报道,因此成为日军追杀的目标,几经辗转,被捕后也投入了惨绝人寰的“慰安所”成为了一名每日痛不欲生却又求死无门的“慰安妇”。

当然,类似揭露日军暴行的影视作品,会很轻易的陷入“猎奇揭秘”或者“展现残暴”的套路中,但《黎明之眼》并没有随俗流,而是通过老年和美的回忆,带出那段难以启齿的往事,而又通过和美与丈夫子谦、女儿丽丽等全家的相遇,又将现代的故事展开。令人难过的是,这些遭受深重苦难的女人,即使躲过了屠刀和机枪,捱过了漫长岁月的肆虐与洗礼,却还是很难真正被社会所接纳,连自己的亲孙女得知真相后都惊慌失措夺门而去,在外界又将被如何对待?影片也给出了诸多值得思考的话题,发人深省。

“慰安”制度,是日本侵略军最黑暗的暴行之一,他们不仅极其凶残的摧残了这些战区被胁迫的妇女,而且在战败时,还将她们集体杀害,以毁灭罪证,少数存活下来的“慰安妇”,大多已经身患严重疾病,在极度耻辱和惊恐中,度过漫长的一生。近些年来,很多当年的受害者,开始逐渐站出来,向日本政府声讨,索赔,要知道,对于这些老人而言,能够亮出自己的身份,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。即便如此,也并没有得到日本政府的回应,反倒种种粉饰侵略,美化“慰安”制度的专家,一再残忍的伤害着各国的幸存者。

时至今日,因为年长日久,中国当年约20万“慰安妇”,存活于世间的已经寥寥无几,她们或忍气吞声度过一生,或在挺身而出后得不到回应,而在巨大的遗憾中死难瞑目,而她们的遭遇,并非是她们个人的灾难,而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创伤,如何让日本政府认可这些历史铁证,向所有的受害者道歉,仍是一条漫长的道路。《黎明之眼》的上映,犹如一杆尖锐的长枪,再一次捅开那妄图被封堵的历史真相,罪行可以原谅,但事实不容扭曲,老天有眼,歪曲历史者必遭天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